yabo手机版登录

yabo手机版登录:读书

2021/04/29 11:04 作者: 倪章荣 编辑: 张磊磊 审核: 盛田宇 编审: 郑胜刚

读书是我人生的最大嗜好。牛背上、山沟里、小溪旁、油灯下都有刻下了我读书的背影,爱读书让我挨了无数次的责骂与鞭打。因为我放牛时,牛不是吃了别人的庄稼便是跑得无影无踪;打猪草时傍晚回去篮子还没盖着底。成家之后,拖妻带女的,读书的时间相对减少,但再苦再累,睡觉前也要拿本书翻翻,否则,怎么也没法入眠。从少年时代到如今。这个怪癖一直保持着,怕今生今世也是不能改掉了。平日出差旅游,走亲串友,腋下总不忘夹一本书。并不是装模作样,确实是不拿本书上路,心里不踏实。

我少年时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,好书难寻,抓到什么书就看什么书,比如《毛泽东选集》、《党员学习资料》之类的书籍,我也会认真地看。小学毕业之前,我就将四卷本《毛泽东选集》通读了一遍。偶尔也会遇到一本好书,比如《红楼梦》、竖排版的《在黑暗中》(丁玲著),但所读大多是《艳阳天》、《金光大道》之类。偶尔得知某处有一本好看一点的书,即便翻山越岭、三番五次也要把那本书借来读读。我曾往返一百华里专程向姨夫借一本高尔基的《母亲》,一本残缺不全的《青春之歌》,我曾在二婶身边磨蹭了好久,方才得手。一本浩然的新书《西沙儿女》,20多万字吧,硬是熬了一个通宵一字不漏地看完,因为第二天上学之后同学就要收回去。还有一次,因为看书太入迷,乃至于牛被我放得没了踪影。找了好久都没找到,急得我都哭了。父母收工又帮着找,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才在邻村一户人家那里找到。由于牛吃了人家自留地里的麦苗,父亲不得不赔了人家15斤稻谷。15斤稻谷,一个人半个月的口粮啊。我因此挨了父母很长时间的骂。此事之后,如果我放牛的时候有什么特别好看的书要看,便将牛拴在树上,让它啃树周围的草。时间长了,牛没有了草啃便只好伸长脖子干瞪眼。现在回想起来,内心深处感觉特别对不起我放过的牛。那时候的好书太少,浪费了我宝贵的青春时光,青少年是读书的最好时机啊。好在我始终对书不离不弃,几乎没有一日不看几页书的。读书自然要首选那些好书__对人类社会和历史发展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书籍,还有专业技能书籍。我原来看书的重点是文学类,现在的重点则转到了人文类(尤其历史、政治、法律类)。

如果说,是读书让我有了一个比较好的工作,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成就,一点也不过分。但是,我还是认为,读书不能太功利。一个人在掌握了基本的生存技能之后,应该多读点”闲书”。我的本职工作是拟公文、写材料、做宣传,我的业余工作是文学创作。然而,我却一直喜欢阅读与本职工作和业余工作无关或关系不大的闲书。读闲书不仅让我的精神世界得到了充实,而且还让我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收获,有些知识甚至颠覆了我的认知与观念。通过读闲书,我知道了我们的大汉帝国一直在给匈奴进贡,直到大唐初期还在继续;通过读闲书,我知道了所谓孙中山“谦让”临时大总统、袁世凯“篡夺”临时大总统是怎么回事;通过读闲书,我知道伏尔泰将中国描绘成一个美德国家、中国的皇帝是爱民如子的慈善家,而黑格尔却认为中国的历史是在循环转圈和原地踏步,中国是一个没有历史的国家;通过读闲书,我知道英国的宪政始于1215年的《大宪章》;通过读闲书,我知道世界上大多数著名的历史学家和政治学家,对法国大革命持批判态度;通过读闲书,我了解到美国的建国历程,以及美国法律至高无上地位是如何建立起来的;通过读闲书,我知道了南美的自然资源和气候条件要好于北美,且美国建国时,南美的经济状况要比北美好很多;通过读闲书,我知道了十字军为什么要东征;通过读闲书,我知道了末代沙皇一家的遭遇;通过读闲书,我知道了第一次与第二次鸦片战争的起因;通过读闲书,我知道了义和团运动的始末;通过读闲书,我了解到了“富田事件”的真相;通过读闲书,我知道世界上的司法体系有两种: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,最显著的标志是,大陆法系没有陪审团……有不少书籍,是我在网络上看到信息之后去买的,我读书喜欢读印刷品——读印刷品书籍的感觉特别舒服,而读电子版的东西却没有愉悦之感,且网络上大多只是片断和基本内容介绍。记得我在网上看到有关黑格尔的一些观点之后,特别想买到他的《历史哲学》,可无论是网店还是实体店,都买不到《历史哲学》的全译本,最后只好买了本节译本。

读书不仅让我获得了知识,知晓了真象,还让我的性格与品性变得理性与宽容。因为绝大多数书籍都是讲道理的,也是规劝人积德行善的,像《商鞅书》、《厚黑学》、《君主论》这种唆使人违规、犯罪、争斗、杀戮,没有是非标准,突破人类底线的书毕竟不是很多。一个真正的读书人,是不会坏到哪里去的,他们大多谦逊、温和、善良、大度……就怕一些伪读书人,他们或奉命读书,或读几本“有用”之书。他们不是在读书,只是“读术”而已,在书本里找一些升迁之术、欺骗之术、发财之术、逃避之术……这种人最可怕了。

之前,曾在网上看到一个资料,中国人的年人均读书量为0﹒7本,而日本人的为40本,以色列人的为64本。以色列人的“安息日”,所有商店关门、所有娱乐场所停业,唯有书店营业,而且生意兴隆。匈牙利每500人便有一座图书馆,中国则近50万人才拥有一座图书馆。日本学者大前研一在其著作《低智商社会》中说:中国的城市遍布按摩店,而书店却寥寥无几,中国人均每天读书不足15分钟,只有日本的几十分之一,中国是典型的“低智商国家”,未来毫无希望成为发达国家!虽然有些尖刻和不中听,却向我们敲响了警钟。

 

yabo手机版登录-yabo2020.com